合和文苑
我的精神漫游——2018年读书记

我的精神漫游

——2018年读书记

 

来源:云南红河实业有限公司  吴芸

 

  偶然看到一句话:读书,是一场关于精神的旅行。又至年末,一年来我的精神曾在哪些地方漫游过呢?让我用时间来串连一下这场专属于自己的精神之旅。

 

  春节前夕,一本《一枕荒凉如旧梦》让我“旅”至遥远的民国时期,书里记载着孟小冬、陆小曼、赵一狄、张爱玲、唐怡莹、潘玉良、陈香梅、周璇、黄柳霜、阮玲玉十位民国女子最动人的爱情故事以及她们用岁月谱写的刹那芳华、旧日往昔。每每阅完掩卷,我总忍不住长长叹气,每一个故事中都透出彼时相逢的刻骨爱恋,只可惜天不遂愿,除了陈香梅、潘玉良女士结局尚算完满,其它如“梨花相伴海棠老”的赵四小姐、“情逝如烟为爱凋零”的张爱玲、以及那“永远定格在二十五年华”的阮玲玉……一个个用绝代芳华点染乱世江山,却终究旧事封于尘,如初春的雾蔼,温婉迷离,渐行渐远。

 

  年后,购得雪小禅的书籍三本,惭愧的是目前只看完《在薄情的世界里深情地活着》,雪小禅的文字中总是透着一股淡雅,淡如菊、雅如莲。此书文风依旧,唯有一样不同,各篇章间犹似没有主线,写人、写植物、写器物、写光阴,完全是各自游离的感觉,这次“旅行”很飘忽,刚刚还在天津看望荀派80高龄的伶人黄少华,转眼便至泉州探访梨园戏人曾静萍;前一刻还在吃着四川火锅,下一秒却品起了淡洌的碧螺春;京剧和昆曲相互交织、古画与茱萸相伴……我承认这就像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没有规划、没有预设、一切都是随遇而安,一切都随心所欲。用书中的一段文字来做注解最合适不过:“生活本就是最大的修行,有了定数和天意,一个人,自渡彼岸”。

 

  可在雪小禅的笔下,有一样东西却总是盈于满腔胸臆,那便是一个“情”字。万物皆有灵性,万物皆具真情,永定河畔的枯木是看透人间深意的老者;普洱茶是狂野少年收了心……诸如此类的描述总令人莞尔,可我却信了,因为我本也是这至情至性之人,我相信世界万物之情份终不会无缘无故,能遇上更应惜之。

 

  年中,改看电子书,来了一场悠远的“旅行”,终于看完了一整部的白话版《红楼梦》,一块顽石、一场怀金悼玉的家族史,关于红楼的解读太多,名著早已深入人心,我不多作妄言。

 

  近日,利用碎片时间改读书为听书。十月,听完《芳华》。十一月,听完《无声告白》。十二月开始收听《三毛传》。听书,不用眼看,只用心感受,真实地感觉到这就是一场精神上的出游。很多个早晨,带着耳机,走在路上,心情随着书中主人公的故事而跌宕起伏,当听到《芳华》中女主看到刘锋甩着空荡荡的袖子,独臂骑着三轮车在深圳打拼时,我不禁动容,仿佛真的看到了在战场上失去一只臂膀的刘锋。前几天收听《三毛传》,在阴云密布的早晨,6点多钟的街灯显得有些昏暗,当听完一个章节后,播放出了那首意料中的歌曲《橄榄树》,音乐刚刚响起,瞬间感觉像是时光倒退了卅年,歌声空灵飘逸,让我不由得眼眶盈泪。三毛的书曾陪伴我度过中学时期,当年看《欢颜》听到《橄榄树》也非常感动,没想到几十年后的自己再次被同一首歌所打动,或许只因了这一份关于时光的印迹,已经永久地烙在记忆深处,此时的心境虽不可与当日而语,但年少的梦里犹在咏读花落知多少。

 

  “要么读书,要么旅行,身体和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2018,我用读书来装点自己的生活,2019,依然会让心灵继续自己的旅程!

Time:2018-12-26 17:30:27
RETURN
} 香港6合宝典旧版2019年